枕上卧枝

哥哥(一)

孔二胡:

又名:《亲哥回来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Daddy's Home》AU


不是RPS!不是RPS!


梗大部分来源电影,部分视情节做改动!


明天回复留言!


============================


 


作为一个独生子,李易峰前十八年的人生都是习惯并享受着一个人的生活的。直到他空窗五年的老爸把新妈妈带回家来,郑重的对他宣布新家庭组成,他不但有了新阿姨,还有了一个弟弟和一个妹妹。


 


弟弟叫啾啾,6岁。妹妹叫泡泡,5岁。两个小洋娃娃来家里第一天,乖巧可人,坐的端端正正,又白又萌。一家几口坐在一起,亲热又客气的说了会话,气氛非常融洽。然后夫妇两个准备去做新家第一顿大餐,爸爸嘱咐李易峰跟弟弟妹妹玩,李易峰茫然的点头说好。


 


他完全没有过弟弟妹妹,更没见过这么小的弟弟妹妹,要怎么跟他们玩,一点概念都没有。他看着爸爸和阿姨进了厨房,头刚转回来,对面两个刚才还乖乖的小人忽然就跳下沙发朝他冲过来。


 


“等等等等别别别……”李易峰吓懵了,猝不及防被两个团子拱了一脸,整个人手足无措地蜷缩进沙发上。泡泡好奇的看着他,用手摸他脸,小手肉肉软软的触感让李易峰动也不敢动,挡也不敢挡,用抱枕无助地遮着头:“你们……等会……别别别……”


 


“啾啾,他的眼睛好大啊!”泡泡奶声奶气的说。


 


“是呀。”啾啾也凑过来扒着抱枕看他眼睛。


 


李易峰慌不择路,从沙发靠背另一边翻下去,从地上爬起来就朝楼上跑。新弟弟妹妹太热情奔放了,简直让他不知道如何应对。泡泡还在追着要看他摸他,啾啾就追着泡泡跑:“泡泡!妈妈说不可以打他!泡泡!要礼貌!”


 


“啾啾,啾啾,”李易峰抱着楼梯扶手,整个人爬上去,求助道:“你把妹妹抱走好不好?好不好?”


 


“对不起!”啾啾两条小胳膊艰难的抱起泡泡,吭哧吭哧的走开了。


 


阿姨很温柔,她和前夫是和平分手,还有一个大儿子,听说在美国念书。啾啾和泡泡年纪太小,不懂事,她歉意的对李易峰道歉,让他原谅他们。


 


“没事,没事,”被解救下来的李易峰冷静之后也不太好意思,脸有点红,“挺可爱的,没关系的。”


 


虽然不太习惯家里一下多出这么多人,但是老爸开心,阿姨也不错,每天上课前能吃到早餐,下课回家时能听到家里欢声笑语,他觉得还挺好的。


 


除了弟弟妹妹,仿若两个长着翅膀的小恶魔,总在最猝不及防的时刻杀出来,让李易峰这个完全搞不懂小孩子的独生boy困惑又忐忑。


 


他出房门倒杯牛奶,两条腿就被抱住了,完全走不动路。李易峰非常僵硬的握着杯子,完全不知道该干什么,只觉得自己腿上贴了两团小肉球。两个软软的小家伙抬头对他甜甜一笑,李易峰心里一软,也对他们一笑,噌地他的裤子就被拽下来了。


 


李易峰:“……”


 


“哇哇哇哇哇!”泡泡和啾啾大叫着跑了。


 


李易峰在客厅沙发上看书睡一觉,醒来脸上就被画了大红花和动物园。可恶的始作俑者玩他玩累了,竟然还蹲在沙发边上,眨着大眼睛怯怯地看他:“爸爸妈妈不在家,我们好饿。”


 


李易峰只好爬起来去给两个小家伙做饭。做完饭叫他们去吃饭,啾啾和泡泡要求他抱。李易峰摩拳擦掌,心想展现哥哥力的时刻到了,蹲下去一手一个,一运气,想把他俩一块抱起来,结果摔了个人仰马翻。


 


啾啾和泡泡笑的在地上打滚:“峰峰哥哥摔了!峰峰哥哥摔了!”


 


小魔头!都是小魔头!李易峰含泪爬起来,用胳膊夹着他俩,三个人吱哇乱叫的去吃饭。


 


泡泡和啾啾都上学前班,就在家附近。有时候他放学早或者没课,就担负起接两个小孩儿上下学的任务。“峰峰,又来接弟弟妹妹呀!”托儿所的做饭阿姨认识他,每天都跟他热情地打招呼。


 


“是啊。”李易峰笑眯眯的。然后泡泡就带头跑出来,两条肉嘟嘟的小腿在小裙子下面跑的飞快的:“峰峰哥哥!我要吃冰激凌!”


 


“走咯!”李易峰单脚支着自行车,弯下腰去抱起泡泡,放在自行车前面的筐子里。啾啾紧跟着跑出来,坐在自行车后面,抓着李易峰的衣服。然后李易峰背着俩书包,歪歪扭扭地带着弟弟妹妹去买冰激凌。到家的时候,啾啾把巧克力都吃到他后背上去了。


 


时间久了,就会觉得两个小魔头好像并不是总那么可恶,还挺可爱的。


 


如果他们不趁着他睡觉偷偷钻到他被子里挠他痒痒,不在他上厕所的时候扒着门缝偷看,画全家福的时候不把他画成一只小鸟,等等等等,就更可爱了。


 


晚上他想在客厅看个电影,啾啾和泡泡也要挤上来。要求看恐怖片,李易峰如果说恐怖片不适合小朋友看,他们就在他怀里拱来拱去,嘤嘤叽叽地装哭威胁他。他一下就没辙了。


 


恐怖片都是鬼有什么好看的啊!


 


天不怕地不怕就怕鬼的李易峰,每回都得强忍着,一脸视死如归,怕被两个小鬼嘲笑,只能偷偷闭眼。


 


好不容易汗毛倒竖地挨到恐怖片结束了,两个小家伙却早就窝在他臂弯里睡得呼呼的。李易峰一个一个的轻手轻脚抱回房间,给他们盖好被子,关上灯。


 


自己应该算是个好哥哥吧?他忍不住想。


 


虽然啾啾和泡泡年纪小,可已经开始记事儿了,很多该懂的也都懂。重组家庭往往容易出现各种各样的矛盾,他自问没有过照顾小孩子的经验,在此之前也没太多接受小孩子的心理准备,从小自己一个人也习惯了,总怕有哪里做不好,让好不容易组建起来的家庭产生隔阂。


 


他挺想对他们好的,又担心哪里不到位,让弟弟妹妹没办法完全接纳他。


 


没过几天,泡泡放学回来,跑向李易峰,说有事情要跟峰峰哥哥谈。


 


“怎么啦?”李易峰领着泡泡,在沙发上坐下来。


 


泡泡平时欺负他最多,难得竟然有了小女生扭捏的姿态,不好意思地背着手,磨叽半天说,学校要举行兄妹舞会,让大家带着自己的哥哥姐姐去,一起跳舞,她想邀请李易峰去。


 


李易峰脸上没什么变化,拿着苹果的手却开始抖。


 


他的心里炸开了一小簇烟花,呲呲地冒着彩色斑斓的光。泡泡像个小公主在邀请自己的小王子一样,抓着他的衣角轻轻晃来晃去,期待地看着他,两只大眼睛水汪汪地带着祈求。


 


兄妹舞会! !妹妹邀请他去兄妹舞会! !


 


李易峰抖着把苹果塞给泡泡,强作淡定地摸摸她的脑袋:“好的,峰峰哥哥会去的。”


 


“耶!”泡泡大喊着,活蹦乱跳地去通知家里每一个人。“峰峰哥哥答应啦!峰峰哥哥哭啦!”


 


爸爸,阿姨,啾啾,一齐震惊地看过来。


 


李易峰连滚带爬地捂着脸往自己房间跑。


 


刚进门没多久,有人来敲门。李易峰深呼吸让自己冷静,打开门一看,是啾啾。


 


啾啾仰着脑袋,拿着自己的作业本:“峰峰哥哥,我不会,你能教我吗?”


 


“好啊。”李易峰让啾啾进来,把他抱到椅子上。两个人并排坐着,他耐心地教啾啾做完所有的家庭作业,帮啾啾收铅笔盒的时候,啾啾抱着他的脖子,在他脸上亲了一口:“谢谢峰峰哥哥。”


 


李易峰拿着铅笔的手又一抖。


 


啾啾:“哇,峰峰哥哥真的会哭啊。”


 


李易峰恨不能把头扎进铅笔盒里。


 


他并没有哭!他只是眼睛有些微红!情绪有些波动!


 


他没哭! !


 


啾啾手舞足蹈的跑了,李易峰没脸出去,自己把自己关屋里假装睡着了,饿到半夜才偷偷出去煮了碗面吃。吃完面溜进小房间偷看了几眼啾啾和泡泡,都睡的咕噜咕噜的。


 


他觉得自己真的从心底开始喜欢弟弟妹妹了。


 


表达这种感情很困难,对他来说也有些难堪羞涩。可改变却是一点一点、无法忽视的。这些日子的相处和耐心,虽然磕磕绊绊,却已经让两个小家伙开始放下防备亲近他,信赖他。


 


一想到今后的日子,能看着啾啾和泡泡慢慢长大,长到十几岁还能拉着他的手臂叫哥哥,他的心里就好柔软,睡觉的时候嘴角都带着笑。


 


没笑几天,爸爸来找李易峰了,说要跟他讲一件事。


 


“什么事?”李易峰正咬着胶带往墙上贴泡泡画的各种全家福,画上的李易峰从喷火龙到香蕉树到小猫玩具,最近终于逐渐像个人了。


 


“你还记不记得,你阿姨还有一个大儿子。”爸爸似乎在斟酌。


 


“记得啊。不是说在美国念书?”


 


他记得那个人好像比他大个一两岁的,阿姨离婚以后就跟爸爸生活去了,又要上学,总之就觉得蛮遥远的,不会跟他们家有什么交集。


 


“他最近放假了,想回国,来看看你阿姨,还有啾啾泡泡。”爸爸说。


 


李易峰一个激灵。


 


什么?要来?看谁?看阿姨?还要看啾啾泡泡?


 


爸爸说:“他后天的飞机,不然你去接一下。我跟你阿姨商量,你俩年龄差不多,正好也能聊聊,拉近一下关系。”


 


拉近关系?拉近什么关系?


 


啾啾泡泡的亲生哥哥!亲的!不是后的!亲的!


 


内心翻腾爆炸,李易峰脸上还要表现出正宫哥哥的淡定与气度,贴完画拍拍手,说:“好,那就我去接吧。”


 


爸爸微笑着拍拍他的肩膀,走了。


 


李易峰看着一墙的全家福,心里警铃大作。


 


他有预感,一场没有痕迹的腥风血雨,一场精心设计的勾心斗角,一场无声无息的激烈战役,正从异国他乡悄然酝酿,准备漂洋过海,来与他正面交锋。


 


他能不能从泡泡的画里有个完整的头,就看能不能过这个坎了!


 


 


当天是个星期天,李易峰早早出去跑了个步,中午吃了午餐又哄弟弟妹妹睡着了,换了套运动服就去机场了。到了之后找到航班号,掏出提前写好的小牌牌,准备接人。牌牌上面写了三个大字:陈伟霆。


 


这名字倒是挺霹雳的。


 


李易峰站在人群里,看机场提示牌显示航班已经到达,就举起了小牌子。他满脑子胡思乱想对方长什么样的,一脸横肉?满身是疤?说不定剃着光头,镶着金牙。哎呦,要是这样,武力上他虽然没有什么胜算,但是一定可以靠帅气狠狠地打败对方。毕竟童话里哥哥都是最好看的,老天看他这么帅所以让他当了个哥哥,怎么可能轻易的让别人把他比下去呢!


 


一边乐观的给自己打着气,一边四处张望。这么走着神,他就看到前方人群里走出一个人。


 


不是他故意要去看,实在是太吸引目光,让人忍不住挪不开眼。


 


一个戴着耳钉的黑发男人,看上去二十出头左右,夹在出关的人潮里朝外面走来。这人个子很高,五官深刻,一脸英气。他右手勾着背包搭在肩上,左手拿着手机,手指上的纹身被戒指挡住一半。黑色的皮衣上还镶着扣子,整个人看起来像是从外国杂志上走下来的亚洲男模,骚气拉风,荷尔蒙爆棚。


 


李易峰倒吸一口凉气。


 


他刚在心底把这惊鸿一瞥赞叹了三秒,忽然想到什么,如遭雷击,赶紧低头在心底祈祷:这个人一定不是陈伟霆这个人一定不是陈伟霆这个人一定不是陈伟霆……


 


然后,一阵好闻的香水味飘过来,李易峰睁开眼睛,看到一双黑色鞋子慢慢朝他走进,在他面前停了下来。


 


男模眉间气场略显冷硬,看到他抬头,又看看他手里的牌子,忽然笑起来,露出一口白牙:“你好。”


 


李易峰要背过气去了。


 


他艰难的也挤出一个尴尬地微笑:“你是……”


 


“是阿峰吧,我听妈讲你来接我,叫我威廉就好。”陈伟霆走上前来,好像很开心地用力抱了他一下,又揉了揉他的后背。李易峰被他猛不丁热情的举动整懵了,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人还没怎么样,气势先丢了一半。


 


“谢谢你来接我,等很久了吗?太不好意思了。对了,介不介意我先打个电话?我约了朋友,来送点东西给我。”


 


“额,没关系,打吧,我等你。”李易峰往后退一步,简直是逃出他的手臂,不敢站的离他近了。


 


陈伟霆讲话有口音,带着粤腔,拨通电话说了两句,就四处转头看,没一会一个年轻男人从大厅另一侧跑来。


 


“威廉!”那人大喊一声,一串车钥匙抛过来。陈伟霆抬手稳稳接住,笑起来:“谢谢你,阿勇!”


 


“不谢,有空喝酒!”那人也笑笑,说话声音很大声,好像赶时间一样,对陈伟霆做了一个电话联系的手势,匆匆走了。


 


陈伟霆回过头来,又对着李易峰笑,全然不是刚才出来时不好惹的面貌形象,李易峰暗暗提醒自己,万万不要被敌人的伪装所欺骗,越是表现出热情亲切的人,越有两把刷子。


 


这个陈伟霆看起来有个七八把刷子,必然是个劲敌,不可小觑。


 


“你怎么来的?”他问李易峰,两个人一起往外走。


 


“我开车来的。”李易峰回答。


 


陈伟霆挑了下眉,似乎有些惊讶,然后两人出了机场,陈伟霆看到李易峰推出了自己前面带小筐的自行车。


 


陈伟霆:“……”


 


李易峰刚要说不然你坐后面我带你吧,就看到陈伟霆拿着刚才那串钥匙,拉出一辆银灰色的杜卡迪,钛金机身线条流畅冷峻,如同它大魔鬼的称号一般,具有无法收敛的侵略感。


 


陈伟霆跨上机车,戴上安全帽:“不然我载你?”


 


阳光下一人一车,闪闪发亮,惊艳到让足以令人心如死灰。


 


“不用了。”李易峰淡定道,“你跟着我吧,我给你带路。”


 


于是,回家的路上,陈伟霆在摩托车上伸着两条大长腿踩着路面,以非常缓慢的速度,跟着吭哧吭哧狂蹬脚踏车的李易峰回家。


 


骑到家的时候,李易峰整个后背都被汗浸透了,陈伟霆也好不到哪儿去,但他什么都没说,反而一直笑眯眯的,看起来性格非常好。两人在楼下停车,陈伟霆刚摘下头盔,门就开了,啾啾和泡泡两个人像两只小鸟一样尖叫着冲出来:“哥哥!哥哥!哥哥!”


 


“啾啾!泡泡!”陈伟霆伸出手去,两个小家伙一头撞进他的怀里,高兴地抱着不撒手。陈伟霆一人亲一口,然后一手一个轻松抱起来,走进屋里。


 


李易峰手软脚软地停自行车,整个人要累瘫,且失落。


 


他心塞塞地听着屋里啾啾泡泡和陈伟霆的笑声,有点小沮丧的觉得,自己还没开战,好像就有点怂了。








tbc

评论

热度(1427)